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新闻 >> 正文

张军教授做客EMBA人文复旦讲座——探讨经济热点话题

2012年,国内外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在这样的情形下,全球经济下行的风险到底有多大?如何看待欧债危机和美国经济未来的出路?全球经济的变局将会如何影响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备战的条件又是什么?3月9日,我校“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教授作为EMBA人文复旦系列讲座的主讲嘉宾,为百余名EMBA学子们解读了这些备受关注的热点话题。

我校“当代中国经济”长江学者张军教授与EMBA学子分享他对于全球经济热点问题的独到见解

张军教授指出,以欧美为代表的全球经济增长明显放缓、经济复苏乏力是经济学界对未来全球经济的共同看法。他以欧美经济体为案例,向大家深刻剖析了全球经济存在的一些问题:美国此次的经济危机属于资产负债性质,虽然有复苏的迹象,但存在的问题还是很严重;欧元区的风险最大,主要是债务问题,这与美国有类似的地方;新兴经济体目前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现在全球经济从外围来看,并没有一枝独秀的经济体,因为全球经济已经全球化了。”

在这样的全球经济背景下,许多国际媒体、投资银行、经济学家也都唱衰中国经济,张军教授却不这么悲观。“我对中国经济的判断是基本面非常稳健。”他觉得中国的问题之所以被描述得严重,是因为很多人不完全理解这些现象的原因。他将地方政府形象地比喻成一个大型的投资公司,认为它应该有一张资产负债表,而不能仅仅关注它财政上的收支情况。

在谈及为什么认为中国经济不存在硬着落的问题时,张军教授给出了三个原因:首先,从全球经济角度来看,中国无论在劳动生产率还是人均资本存量上都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有着许多投资机会;其次,就中国内部而言,中西部地区经济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可以吸纳更多的投资;另外,中国政府具有很强的灵活性,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可操作余地都比较大。“中国经济在未来10年保持比较快速的增长——预计可以维持在7.2%-7.3%的增速。这样,中国经济大概在2020年就可以和美国持平。”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中国经济一直强调结构转型的重要性,张军教授则认为:在市场力量的引导下,中国的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他表示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供应学派的经济政策应该进入决策的视野,“减少政府干预,减少对已有行业的保护,降低准入标准,撤销管制,保卫企业家精神,我觉得这些对于我们调整经济结构、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非常重要的。”

信息来源:EMBA项目

2012年3月14日

复旦金融与投资总裁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