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上课通知 >> 正文

杨瑞松老师来复旦演讲

      2011年5月24日下午15:00—17:00,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杨瑞松老师在光华楼西主楼1901会议室为我系师生带来题为“从颜元到‘东亚病夫’:认同危机与国族论述想象”的学术演讲。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张仲民老师主持了本次演讲。

      杨老师首先阐述了将“颜元”与“东亚病夫”联系在一起的原因。他指出,两者议题存在连贯性:颜元作为生活于明末清初的个体,34岁时的际遇遭致其血缘身份的戏剧性揭发,身份认同的危机促使他重新审视过往所深信不疑的真理,从而对朱子学进行了再认识与批判;颜元作为个体的认同危机与清末以降国人对于整个国族作为集体的认同危机具有相似性,而颜元出于对集体身体的焦虑,展开的关于身体之学(兵学)的论述,在这种论述被“发现”、颜元地位得以提升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与国人所谓的“尚武精神”又得以连结。

由此,杨老师切入本次演讲的核心,探讨了在近代关于身体文化和国族论述中的“东亚病夫”的含义。在西方的公共论述中,“Sick Man”(病夫)最初是用以形容奥斯曼土耳其,甲午战后,这个词用来指称中国。此后“病夫”在中国境内转译、生成、转化,从而变为“描述个人身体病弱的情况”的含义,成为国人用来进行“自我东方化”想象与重塑“新民”的有力符号与历史情结。而这种经过“操弄”后落实到国民身体孱弱亟需改造的言说,与实际上西方对于中国人强悍体质的论述,呈现出了两种吊诡的图景。

      演讲结束后,杨老师还播放了一段70年代老版的《精武门》片段与《霍元甲》的片头,并与在座的师生就国人的“东亚病夫”情结、颜元的思想、从黄祸论到“中国威胁论”转变的意识形态因素等问题展开了交流、互动。杨瑞松老师纵深的研究视角、对于以理性探讨为主的思想史书写与个人情绪两者之间关系的洞察等等都令人印象颇深。(黄永远)

复旦金融与投资总裁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