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新闻 >> 正文

师道唯真孙小玲

有很多个清晨,办公室里总会准时出现孙小玲老师的身影。可能他今天并没有课,只是静静地坐在这里,等待随时会前来交流的学生和弟子;

有很多个黄昏,孙老师习惯带着一台笔记本和一沓十厘米厚的文献回家,然后边吃饭边看文献。兴之所至,他会放下碗筷打个电话给学生,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

而令人猝不及防的死亡,却在转瞬间打破了这样的连贯。

这样的清晨和黄昏,再也不会出现。

学生罗和治最后一次探望孙老师时,他们还在病床边一起讨论论文。“我告辞的时候,他嘱咐我别偷懒,回去后把今天的思路理一理,下次把整篇文章带过来给他看。现在我把论文理好了,老师却看不到了。”

2003年,孙小玲老师开始招博士研究生,罗和治正是在这一年拜入师门。当时的孙老师已经在管理与决策科学、最优化理论和算法、风险管理和金融优化等一系列领域取得学界瞩目的成就,但在罗和治眼中,这位亦师亦友的教授却丝毫没有什么派头,“他常常穿一件最普通的休闲衬衫,笑容里有种令人安心的随和。”

不仅是罗和治,孙老师的其他弟子也都有这样的感觉。他们与老师之间虽是师生相称,却好像朋友般相处。“有什么不同观点我们都可以直接表达出来,孙老师也总是鼓励我们各抒己见。”

几乎每个星期,你都能在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思源楼504室看到这样的情景:青年学生们围坐在孙老师周围,兴致勃勃地谈论起他们最近阅读的文献、各自科研的进展。与其说这是一场严肃的学术会议,不如说是一次其乐融融的师门聚会。从下午到晚上,笑声与争论声不断从办公室里传出,而只有身处其间的人才知道:就在这短暂的时光里,孙老师耐心细致的聆听和恰到好处的点拨,已经帮他的学生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如沐春风”,凡是听过孙老师教课的学生,大多有此慨叹。孙老师上课时喜欢手写板书,仿佛只有这样踏实的方式才能让他将满满一黑板的“干货”尽数传授。虽然上的是理论性很强的基础课,但孙老师却有办法让大家听得尽兴领悟透彻。“他知识面广,反应又快,擅长用形象生动的语言,抽丝剥茧地说明很难的问题。所以他讲课的时候,讲台下没有一张困倦的面孔,学生们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与之共事多年的管理科学系主任徐以汎老师这样评价道:“孙老师是站在一个高度上去讲数学,揭示其中的前因后果和内在联系,给学生以启发。一位老师不仅能把数学这门学科的内涵都教出来,而且能透过这样严谨认真的教学传授给学生很多人生的道理,这非常不容易!”

多年以后,孙老师门下的博士生也走上了教师讲台,方才领悟到要以四两拨千斤之力、将一门课深入浅出地讲出来,这背后需要付出多少心血。一堂令人“如沐春风”的课,需要用一个星期去准备,用一年、甚至一生的时间去积累、去沉淀。

时间,在孙老师这里总是显得如此宝贵。注定要匆匆而逝的生命,似乎一直在以某种形式鞭策他、催促他,直到人生的尽头。

在罗和治的记忆里,孙老师每次与学生开展讨论前,都会就所布置的文献做简单梳理。“有了初步的思路和框架,讨论起来就更有针对性、也更有效率。”即使是在亲切而又热烈的氛围中,孙老师也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散漫无章的思绪和闲聊中。他会用他一贯的温和语气在适当的时机调整谈话的方向,或是开启新的“头脑风暴”。“有时突然灵光一闪,孙老师会马上短信联系我们。也许我们才刚刚回到寝室,马上又得奔到孙老师办公室去了。他不放过一秒钟的灵感,是真的把全部心思都放在科研和教学上。”

罗和治曾经有一篇论文,准备了两年多,与孙老师的讨论频繁到一周好几次。“有个定理始终证明不出来,我感到非常焦虑。但孙老师告诫我,脑子里随时随地都要带着问题,只有不畏难,才会有所突破。”后来师生共同证明了定理,其方法之巧妙,令罗和治至今难忘。

我们已经很难想象,那些工作中、奋斗中的日日夜夜,孙老师是如何度过的。解题、备课、研究、思考,岁月在他手里一点点握紧,一点点凝炼,“只争朝夕”之于他是再平凡不过的事了。

“给孙老师写邮件,他十分钟后就回。有一回我晚上十一点多发的邮件,以为第二天早上才会收到反馈,结果十二点一查邮箱,孙老师的回复已经到了。”一个学生如此说道。他甚至怀疑,孙老师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不工作的时候。“这让我们也不好意思拖延或是浪费时间,必须尽快把手头的事情完成,必须尽快做出新的成绩。”

每时每刻都与自己热爱的工作相伴,这是孙老师最大的乐趣所在。他何尝不知这其中的辛苦?只是更希望用挑战来充实自己的生活,只是更希望以更好的科研成绩来体现一位学者应有的价值,只是希望用更多地“传道解惑”来引导和帮助学生的成长。到最后,他倾心投入的教学与科研事业,也令他短暂的一生多了些慰藉、少了些遗憾吧。  

意外,往往是在最不设防的时候到来。那些我们惯常经历的事、惯常见到的人,那些我们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场景,似乎总在一夕之间面目全非。

去年下半年的某一天,孙老师正专心致力于他所从事的科研与教学时,病魔却悄然走近。被紧急送到医院后,他早已严重的病症让大家感到震惊和痛心。

接下来是漫长而痛苦的住院、化疗、放疗,孙老师不声不响地扛了下来,并没有通知身边的同事。“孙老师为人低调,一贯不希望给别人添麻烦。因此,我们学院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去了解孙老师的病情,并全力提供帮助和支持。”学院党委副书记叶耀华老师回忆道,话语里有深深的敬佩与惋惜。

因为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之前建立了职工医疗互助基金,专门用于帮助患有重大疾病的教职工,所以当孙老师的治疗甫一开始,一笔及时的医疗资助金就已经送到了他的身边。学院还给孙老师送去了一些营养品和慰问品,并及时转达了学院领导和同事对他的关心和问候。

就这样到了去年的年末。所有人都在期盼辞旧迎新的那一刻,也能将孙老师的病痛全部带走,期盼奇迹能够出现,孙老师能够回到学院,回到他钟爱的讲台上。年前年后,叶书记代表学院几次去探望孙老师,也不断有同事们通过不同方式和渠道去关心和慰问孙老师,“看到他精神状态不错,我心里感到很安慰,相信他的病会慢慢好起来。”

然而命运总是这样,绝望紧随希望而至。

莺飞草长的暮春之季,孙老师终于还是离开了他深爱的校园,永远告别了他所牵挂的学生与家人。

噩耗传来之时,孙老师的博士生白晓迪刚刚完成毕业论文。经导师之手修改的论文还留有温暖的痕迹:“孙老师是逐字逐句改的,连一个空格都会指出来。他还告诉我们要学会用分号,因为一个小小的标点也会造成表达上的差异。”

是的,终其一生,孙老师都是认真的。

因为认真,他在流逝的时光中努力抓住刹那灵感;

因为认真,他始终没有忘记从教为师的初心;

也因为认真,即使在生命消逝之后,他身为一名学者的正能量还在影响更多人。

孙老师还是一个纯粹的人。他的亲切与幽默,他的热心与豁达,他的坦率与诚恳,源自本性,从无矫饰。

“孙老师付出的永远比他对别人的要求多。”徐以汎老师曾经与孙老师一同前往慕尼黑参加中德运筹学交流会议。“当时航班出了问题,孙老师马上亲力亲为,为大家更换航线、确定行程。”平日里学生邀请孙老师做报告和讲座,他都毫不计较回报,欣然应允。讲台上的孙老师永远是那么坦诚,勇于表达观点,坚持是非对错,只因他一直将心中的正直与肩上的责任看得无比重要。

而学问与人生的智慧,正是藏在这些平凡琐事之中。

一向惯于做好计划的孙老师,早已将下半年的工作安排妥当,却再也无法付诸实施。戛然而止的人生历程,就像他尚未讲完的课、尚未写完的书一样,令人扼腕而叹。

最后送别的那一刻,家属、亲友们来了,学校和学院领导来了,学院同事们来了,学生们来了。对于孙小玲老师而言,他最温暖和最真挚的人生轨迹,深藏在家人、亲友、学生与同事们的记忆里。记忆不灭,生命终将永恒。

愿孙老师一路走好!

师道唯真孙小玲

师道唯真孙小玲

复旦金融与投资总裁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