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新闻 >> 正文

复旦金融班校友故事 | 金融班校友刘秀忠:聚焦医药EPC题材

复旦金融总裁班分享:校友故事 | 金融班校友刘秀忠:聚焦医药EPC题材

刘秀忠:天俱时工程科技集团董事长
复旦管院金融与投资企业家课程第十六期  学员
“‘俱’是俱乐部的意思,指的是团队,‘时’是动词,意识是‘培育’,‘俱时’,就是团队协作,团队拼打的意思,‘天’就是天时,是指科学发展。也就是做什么事都不能违背自然规律,科学规律和社会规律。”现年49岁的天俱时工程科技集团(下称天俱时)董事长刘秀忠如此解释企业名称。

1998年,刘秀忠放弃了国企的铁饭碗,从挂靠河北冶金建设集团第五公司开始创业,主营业务是工程施工。现在天俱时年收入基本达到7-8个亿,是国内知名的大型医药、环保项目建设总承包服务商。

刘秀忠说,现在正是天俱时转型升级、快速发展的时期。天俱时以医药EPC为主要业务发展,预计到2020年收入规模将超10亿。

EPC是英文Engineering (工程设计)、Procurement (设备采购)、Construction (主持建设)的缩写。天俱时根据EPC模式的发展战略,已经着力组建了一个拥有工艺技术研发、工程设计、设备选型及采购、工程实施的组织、生产管理等多专业人才的高素质团队,致力于医药、环保等行业的项目总承包,业务涉及医药、化工、石油、市政、冶金、热电、建材、环保、机械制造、食品加工等领域。

在刘秀忠看来,医药EPC题材上市将大有前景。

下海
从刘秀忠的创业路径看,这实在是一个太典型的“下海”故事。

1968年,刘秀忠出生在河北阜城县一个乡村。学生时代的刘秀忠骨子里满是倔强,考试要考第一,演讲要拿第一。1992年,刘秀忠从自动化专业毕业,分配到河北冶金建设集团第五工程公司任技术员。现在刘秀忠已是河北省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贴的正高级工程师。

从普通技术员到队长,班长,后来到处长,直至成为该集团劳务服务公司党总支书记,刘秀忠只用了5年的时间。他说“我在同龄人中升迁是比较快,因为我底子比较不错,我是党员,大学四年都是班长。所以,我感觉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

然而即使自己的升迁顺利,刘秀忠所在的国企经营却处境困难。刘秀忠回忆道,“我是1997年年底辞职的,1997年底的时候正是我所在的国有企业最困难的时候,我一个月工资大概是600多块钱,但是当时工资发不出来,特别难。但不是说发不了工资我就要走,不是这个概念。”刘秀忠至今很感谢那个企业,觉得那个企业培养了他对市场的感应能力,对社会的最初认识。

令刘秀忠反思的是,国企为什么做不起来呢?一方面是因为国企决策特别慢;另一方面,问题出在国企的“包干”,也就是什么都自己做,生产链条拉得特别长。“比如说我在1992年大学毕业之后,参与了集团的几个大项目,感觉跟世界一流的企业差距很大。人家日本企业的彩电生产线自动化那一块所有的项目全部外包了。”

在实践、观察、思考的过程中,学自动化的刘秀忠察觉到了国企部分项目“外包”是大势所趋,也做好了抓住商机的准备。机会出现在1997年底1998年初,当时华北制药集团董事长从瑞典引进了一套治白血病的设备生产线。凭借刘秀忠在华北制药的人脉和口碑,尽管当时并没有资源,但刘秀忠还是获得了这个项目。之后刘秀忠便“带着红帽子”回到原来的国有企业,即作为一个项目部挂靠在原单位。“我是身外人,我做了河北冶金建设集团第五公司的第三项目部,因为做项目需要资质,就挂一个项目给他交管理费,当时有大量的这种情况存在。”这也是一种特别年代制度的产物。

第一桶金
2001年的时候,刘秀忠的第一个项目赚了两三百万,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我们的那个项目可以说是我的第一桶金,使我建立了自信。”令刘秀忠骄傲的是,从1998年创业到现在18年时间,团队中高层的流失率几乎为零。

但忆起创业,刘秀忠仍不免感慨创业的艰辛,“我一说赚两三百万大家觉得怎么这么好,实际上你的丁点收获付出都是很艰辛的,最初我们在做第一个项目就非常艰难。刚刚创业前两三年的这个项目,我们决心全心全意把它打造成精品项目。在我们的观念里,排在第一位的其实不是赚钱,而是获得别人的信任,或者说是建立起你的个人品牌。这就需要你比别人付出更多,另外一个难题是钱,没有资金很多事情都干不成。”

跟大学生做报告的时候,刘秀忠喜欢和他们讲当铺的故事。“石家庄最早的当铺我去的最多,比如说某样东西你要来当,我是当铺的老板,当铺的老板眼光很厉害,比如说一样东西你1000块买的,拿过去以后我就说这东西值200,你说200不行,然后说300,我说就以300块成交,我给你写一个条,但是我是给你250块钱,另外50块是我的费用,你回来赎东西的时候还是要拿300块来赎,如果一个月不取马上就拍卖了,能拍得六七百块。那个时候就感觉,成功没有捷径,你的收益和你的付出基本成正比。”

专注EPC
2003年以后,天俱时就发展相对比较快了,项目也开始多起来。

“华北制药集团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企业,我们做华北制药项目后,逐渐和石药集团、成都联邦制药、内蒙古联邦制药、北方药业等大型企业做了很多项目,我们最早在药厂做的,对医药行业很熟悉,知道医药的概念,医药的流程,所以现在做医药的业务也比较多。”

2007年开始,天俱时进入了冶金行业、化工行业,后来2009、2010年又做了一部分的水处理项目。这是一个政府投资项目,和前三个行业不大一样,是政府投资水处理厂,污水处理,生活用水处理等。

2009年以后天俱时开始做医药EPC,因为带头人王京是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的评审专家,是国内知名的化工工艺专家。

刘秀忠认为,天俱时在医药EPC领域的竞争优势有两点,第一个是文化,天俱时的队伍稳定,这种行业里面人才不稳定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医药EPC是智力服务,人才很重要。第二个是模式,这种模式我们在同行业当中提出得比较早。

据刘秀忠介绍,现在真正做医药EPC的企业并不多,主要的瓶颈还是人才的瓶颈,天俱时还是中小型企业,现在发展速度比较快,人才是最大的一个瓶颈,人是一切东西的载体,包括你的战略规划、战略执行,包括你很多好项目的实施。但是我们的文化相对来说又比较内敛一点,或者比较独特一点,人才的聚集是比较慢的。

上市题材
按照天俱时的规划,现在正是天俱时的转型升级、快速发展期。“我们2020年无论如何要达到10个亿以上的收入规模,这是保守的说法”。

“所谓转型升级,就是要把EPC做好,要把工艺的能力充分带出来。目前在医药行业这种提法很少,这种做法也很少。比方说我们最近谈了几个大的项目,主要障碍我觉得还是技术障碍,如果你有超过别人的技术就没有障碍。比如说原来在河北有一家制药企业,想上一个新的中间体系项目,这是我们的医药技术中心主任亲自给策划的项目。我们先跟他签了一个技术服务协议,接着我们大家商量好又签了一个EPC的总承包协议,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个技术服务协议的话就没有EPC总承包服务协议。我们现在拼命想把我们的EPC做起来,从你的投资者开始设立,开始集中,有资金想搞的时候我们先给你一个工艺的概念,而且我们有工艺方面的人才支持,智力支持,甚至你找不到的人才我们都有。”

刘秀忠非常看好EPC的发展前景。曾经研究过上市的刘秀忠表示公司整体上市不大可能,因为企业商业模式或者运作模式不是特别合适上市,政府或者上市的股民不是太喜欢这种工程科技类的企业。但将来如果要上市的话,可以把医药技术中心平台化。“医药EPC题材上市是非常好的,也大有前景,我们正在研究。但是对我们来说不是很迫切,我现在的重心是发展,就是做大。”

持续学习
作为一个走过十余年的民营企业的创始人,刘秀忠不忘充电学习,也鼓励他的高管团队去读EMBA和DBA。

抱着做全国市场的目标,刘秀忠每年坚持送3-5名他的团队成员去名校学习,自己更是担当起学习的带头人。“我们本身是北方人,我们的高层管理人员需要向全国扩展,这就要求我们对南北方的文化差异、管理异同有深厚的了解。2005年到2007年我在清华大学EMBA学习,随后就选择了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工商管理学博士学位(DBA)合作项目。”

香港城市大学商学院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合作开办的DBA,是专门为工商界高层管理人员度身设计的学位项目,与传统博士教育模式不同,DBA教育更注重理论应用于实践的效果。这就很好地满足了像我们这种既有实务经验又渴求现代管理理念的人。另外,这种合作办学的模式还能发挥香港城市大学和复旦大学两所名校的各自的优势,对办学质量有很好的保障。在DBA学习研究计划的制定上,既充分借鉴了香港的经验,又根据内地的现实需求,共同设计出一个具有弹性的学习计划。“回到学校学习,复旦那种静谧的环境就能引人思考。有时候,还会感觉到同学们真是藏龙卧虎,他们身上也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特别是听一堂大师的课,真有胜读十年书之感。”

在专注学习的同时,刘秀忠也关注细节:“北方人喝酒,我喝酒不行,北方的清华北大酒文化很浓的,老师也都提倡。到南方交大、复旦这方面好一点,对我来说这是好事。喝酒的过程中因为上海文化和北京文化不太一样,北方都是灌你的,不喝不行的。南方如果说我不想喝可以喝点红的。这是一个小细节,实际上这也反映了南方和北方的文化差异不一样。”

工作之余,刘秀忠还非常爱看书,尤其喜欢读历史和人物传记。“我真正喜欢的传记不是韦尔奇这种商业界的名流,我喜欢历史类的。”
 
如果你主要服务于民营企业,你需要关系维护,关系维护这个概念是什么呢?我认为就是你的质量,你的信誉,你的安全保障程度,这都特别重要。我不能说我们企业原罪一点没有,但是我们的企业原罪非常少。为什么呢?因为我是搞技术出身的,我的总经理都不是很外向,我们都是搞技术出身的,凭着技术打遍市场,这是我们的优势,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更关注技术这一块。

企业文化
凡上过天俱时网站的人,都会对网站上员工的文章印象深刻,这与刘秀忠在天俱时提倡“平等、尊重、信任、合作、分享”的企业文化密不可分。

刘秀忠表示,如果你认同我们的文化你不会掉队,我们有一句话是任人唯亲,这个亲不是血缘关系,不是亲情,这个亲就是文化,是认同我们平等、尊重、信任、合作、分享的企业文化。“如果你是企业高层,趾高气扬,想搞等级,这里不欢迎你,这个亲是认同我们天俱时的文化。”

第二句话是化才唯亲,有才能我们要把他吸引过来,把他变成认同我们文化的人,只要认同我们的文化,我们就给他各种岗位、各种机会、各种发展空间。

最后一句话是量才适用。我们用人唯亲2005年就提出来了,这个亲就是文化,你不认同这个文化不行。这个文化怎么认同呢?是用你的行动来论证的。如果你不强调平等的理念,你的干部做不好,我们要把你排除在外。

创业十几年每天早上起来忙到晚上,刘秀忠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第一个到办公室,把全部的精力都献给团队了,刘秀忠高度认同“董事长也是一个岗位”,“你是做这个岗位的,你不能不来,这就是组织文化。我们的上班、下班、签到的制度也很严格,但是我们制度严格的背后是什么呢?背后是我们的董事没有一个迟到的。他上班不应该迟到,迟到是很耻辱的事情,甚至镶嵌在每一个员工心里,包括我。”

这种文化根植在每一个员工心中,在这个文化的基础上才有强有力的组织管理。刘秀忠认为文化是制度的一个终极,制度也是文化的一个终极,当员工分不出这个是制度还是文化的时候,这就成功了。

复旦金融与投资总裁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