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资讯 >> 正文

复旦总裁培训班分享:当CEO怼上董事会,如何化险为夷?

复旦大学总裁高级研修班分享好文:

——当CEO怼上董事会,如何化险为夷?

作为共享经济的先锋,700亿估值的Uber最近却陷入了危机之中——没有CTO,没有COO,没有CFO,在大公司出现的一些原则性问题,董事会其实应该要尽早介入处理,向CEO提出合理的建议。要完善董事会对CEO的监督和指导体制,也一定要让独立董事发挥真正的作用。

股东们联手试压之下,连CEO及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也在6月份辞职。外界戏称Uber达到了有史以来最接近“无人驾驶”的境界。

Uber CEO及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

当一个公司的CEO怼上董事会,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是一场灾难,尤其是当CEO就是公司创始人的情况之下。乔布斯当年也曾在资本方的联手施压之下离开苹果,此后苹果也逐渐沦为平庸,直至乔布斯回归之后,苹果也才重新崛起。

但这也只不过是一个特例罢了,当CEO与董事会出现严重分歧的时候,谁对谁错其实很难说清楚。而且这里面的冲突,可能涉及到的是长短期战略平衡的冲突、各方利益平衡的冲突,有的时候只关乎选择,而无关对错。

精明的CEO,其实是要防患于未然,将与董事会的分歧提前化解,而不是将问题积累起来集中爆发。

卡兰尼克的烦恼

Uber公司的CEO卡兰尼克的确是美国创业公司里的一个传奇人物,但他的“暴脾气”也一直饱受争议。比如今年他自己去坐Uber专车时,居然跟抱怨Uber公司政策的专车司机当场互怼,还爆出了粗口,结果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引发了外界大量批评。

而卡兰尼克在公司治理方面一直强调的是增长速度,对于企业内部涉及性别歧视、性骚扰等方面的问题重视不够,而Uber公司今年以来就在这些领域接连爆出丑闻。

今年2月,Uber前女工程师Susan Fowler在离职一年后写了一篇重磅文章,描述了她在Uber就职期间遭遇的性骚扰。由此引发对Uber性骚扰现象的调查。

今年年初美国出租车联盟号召所有司机罢工,以抗议特朗普移民禁令。然而,Uber却宣布取消机场地区的临时涨价措施,这被视为利用罢工机会为自己增加业务订单,同时也破坏了罢工计划。于是,全美社交网站上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删除Uber”的风暴,多达20万左右Uber账号被注销。

今年4月,作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报纸,纽约时报盯上了卡兰尼克,曝光了他的一些不当行为:使用欺诈检测手段违反苹果的隐私准则、通过Unroll.me收集竞争对手Lyft的客户信息、让人力资源部门对包括一位总经理向下属扔咖啡杯等投诉置若罔闻、卡兰尼克和另一位初创企业的合伙人将原本用于纳税的那部分员工薪资挪用为再投资初创公司,甚至对朋友和顾问关于此举极有可能违法的警告充耳不闻。

在这些外部压力之下,最终包括Uber最大股东Benchmark在内的一些投资者要求卡兰尼克辞职,这些投资者们给卡兰尼克写了一封题为“让Uber向前走”的信,信中表示,卡兰尼克必须立刻离开,公司需要更换领导层。卡尼兰克在征求了几位董事会成员的意见后同意辞职,不过仍保留在董事会成员的职位。

卡兰尼克最终被“扫地出门”其实并不让人意外,毕竟在最近一年以来,Uber在公司运营和公关传播上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看起来跟他的确脱不开关系。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外界已经将罪名压到他个人的头上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董事会让他辞职来平息民愤,其实也情有可原。

但董事会的对策也不够好,让Uber陷入了CEO、COO、CFO、CTO同时缺失的状态,这对于公司的稳定运营非常不利。尽管在一些问题上可能存在分歧,但卡兰尼克其实应该与董事会更好地就一些过渡问题制定解决方案,来让公司度过这样的难关。而不是在双方的激烈对抗中,让公司和股东的利益受到进一步的伤害。

董事会要能Hold住CEO
在初创企业之中,创始人往往自己就担任CEO职位,而董事会主要以投资人为主。在很多情况下,CEO都会显得更强势,尤其是当企业正在迅速增长,大获成功的情况之下。

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要想Hold住CEO,其实真的挺难。CEO会觉得董事会里的其他人并不了解相关行业和公司运作的真实情况,CEO们常常会无视外部董事的观点,因为他们认为外部董事的水平不如自己。与此同时,非执行董事也会出于对CEO的敬畏而对公司管理放任自流。

在任命CEO之初,董事会有着明确的支配地位,而且备受尊重。在接下来的数年内,随着管理层业绩表现优异,CEO的地位不断巩固,他也就不再像以往那样频繁地咨询董事会的意见。等到任期结束前,他对待董事会会议的态度简直就像是例行公事。

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权力的逐渐削弱通常是渐进式的,一开始可能很难察觉。但对于外部观察者来说,或者事后看来,这些迹象应该是很明显的,比如董事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放松针对管理层提议进行的严格质询;再比如,对管理层在高管薪酬等方面提出的要求,即使外界认为不合理,也会欣然表示同意。通常,只有在CEO换人或者爆发危机和丑闻时,董事会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放权行为已经达到何种程度。

全球来看,美国企业更多是董事长兼CEO,欧洲的企业是分设的,这就是欧美两种文化的特点。美国的企业股权比较分散,更强调效率,成也CEO败也CEO,金融风暴中丑闻就较多。欧洲公司股权相对集中,更追求规范,金融风暴中倒闭的相对少,主要原因是注重内部制衡。

理想状态下,董事会应该只关心公司的长远战略问题,CEO负责公司的日常管理和运营。与此同时,董事会还担负着监督CEO的职责,确保CEO在一些关键问题上不要触犯底线。

所以对于公司出现的一些原则性的问题,董事会其实应该要尽早介入处理,向CEO提出合理的建议。而不是像Uber这样,平时不去处理问题,等问题大面积爆发出来之后,又以换CEO这样激烈的方式来处理。

要完善董事会对CEO的监督和指导体制,也一定要让独立董事发挥真正的作用。越来越多的公司尤其是上市公司,董事会基本上以独立董事为主。独立董事占有大多数,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董事会对CEO监督的独立性。

复旦金融与投资总裁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