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资讯 >> 正文

复旦创新投资班|李稻葵:中国需要一个并购市场!

复旦大学创新投资与资本运营企业家总裁班整理:

————李稻葵呼吁!中国需要一个并购市场!

在2017第十九期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现场,宗庆后、李彦宏、李稻葵等人在一起讨论“实体经济如何破局”。其中,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呼吁:
中国还是需要一个并购市场,其中可能资金来源要正规一些,没有这个并购市场、没有资本的力量,我们的实体经济恐怕也难有比较快的转型升级。

以下是李稻葵演讲实录:

今天来了很多大企业家,主要听你们的,我非常非常简短的把我的观点说一下。

我的观点是:我们的实体经济正在艰苦调整的阵痛期,政府应该做助产术、应该给打点儿麻药,应该帮点儿忙。因为,两会沙龙嘛,咱们谈政府的工作。

为什么这么讲?三件事,使得我们现在的实体经济,正处在阵痛期:

第一件事,中国经济的消费结构已经变了,10年前、20年前老百姓的苦恼是想买第一辆车,很多城里人买第一套房子装修,以前喝不起、不敢喝饮料的开始大量的喝饮料。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有大量的消费者,他主要消费的增长点是非实体性的、非物质性消费了,他琢磨的是要去旅游,他琢磨的是要很快的获得信息,他琢磨的是怎样在网站上获得各种各样比如健康的信息。

这些的增长点,超过了物质性消耗品的增长点,这是客观的事实,这也是升级了。老百姓的花费中,真正勇于买硬件的部分越来越少了。

这是第一个变化,而且这个变化还会延续下去。

第二个变化,我们的实体经济,主要是制造业,它本身确实也面临着一个重组。什么意思?我们以前的产业结构非常分散,水泥是最典型的例子,五千家水泥厂,我看宋总在做,他在一点一点合并。这个过程是非常痛苦的,肯定会有一些企业要退出,这个过程正在进行,还没有结束,钢铁行业正在做,水泥也在做、煤炭也在做,各行各业都在做这个事儿。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但必须要经历这个过程,我们的产业集中度是非常低的,这跟经济发达国家相比非常低,人家也经过了这个过程,只不过人家100年前就经历过了。对吧?美国,最后的三大汽车厂,本来十几家,都并到一块了。

这是第二个因素,不展开了。

第三个因素是什么呢?科技。

科技来了以后,的确让我们的实体经济又洗牌了,刚才也提到了零售业的例子,我也不展开了。

这三个因素,导致我们的实体经济,现在经历痛苦。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这个过程还没有走完,还是很痛苦的。

有人讲税收很高,确实税收高,确实应该降,我完全同意。但是问问自己,高税收是很多年的事情了,不是新东西啊,同不同意啊?不是这一两天的了,为什么现在叫唤?是因为那三件事变化了,你的日子不好过了,所以高税收就显得非常痛苦了,是要降。

政府该做什么?我觉得,第一件事,减轻痛苦,确实要降税,除了传统的税要降之外,我强调一点,要适当的分权。营改增诸位都经历过,我去搞过调研,营改增其实在很多地方效果短期内是相反的,为什么呢?因为营业税以前是虚的,以前经常不收了,企业经营不好我地税局给你免了,或者你愿意明年投资我给你免了。

但是一到了增值税,那是实的,那是国税局收的,是直接按照你的税基进项、出项减出来的,跑不掉的。所以,一下子税务负担上去了。而且,增值税是交给国税局的,所以地方政府很穷了,地方政府本来还可以补贴补贴当地的一些民营经济,这样没钱了。

所以我呼吁,我们要在这个过程中,至少今年,要增加给地方政府的返还。而同时,地方政府保证你本地民营投资的速度要回升。去年只有4%,民营经济投资增长速度的数字太可怜了。

还有一件事,我觉得也应该做,金融行业还是有虚火的。什么叫虚火?大量的高风险的金融产品,比如说信托,它的利率很高啊,8%、9%,但是投资者买了这个东西,是钢性兑付的,他不认为这里面有风险。我买了一个信托产品,8%。所以,金融行业引导了很多资金投入到这些方面,而不是真正的实体经济。

而谁用信托,或者发这种高利率的债,去干什么了?搞基础设施建设了,他是政府担保的。所以,这个虚火要退下来,要告诉投资者这里面有风险。怎么办?要推动几个信托产品,或者债券,要破产、重组,要让投资者尝尝苦头,把这个虚火降下来,才能让投资者知道,哦!这些原来都是虚假的回报,应该投实体经济,那个回报是实在的,可能只有5%,但是比较实在的,要把这个虚火退下来。

另外我再呼吁一件事,要敬畏资本,我觉得我们一些制造业实体经济企业或者企业家,过去很成功,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比如做汽车,谁讲得清楚五年后十年后谁是赢家呢?是生产电池的是赢家,还是搞系统的是赢家,还是生产传统的洗车零部件的是赢家?这里面已经是红海一片了,还要往里面投。

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敬畏资本市场,有些实体经济企业积攒了很多现金,你不能说我搞虚拟经济投资是对的,还是要听投资者的意见。

所以我觉得,也许野蛮人这个说法过头了,说这个不行,野蛮人把我的实体经济干掉了!不能简单下结论,还是需要一批文明人,就合法合理得到了别人的资金,用这个资金、资本的力量,去投资一些上市的公司,逼着上市公司去重组。

所以我呼吁,还是要敬畏资本市场,不能说我是搞实体经济的,我是老大、我懂,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往往过去20年成功的企业家,再往下走20年,不见得成功,没有常胜将军的,尤其我刚才说的实体经济三个变化因素,变化如此之快。

所以我呼吁,中国还是需要一个并购市场,其中可能资金来源要正规一些,没有这个并购市场、没有资本的力量,我们的实体经济恐怕也难有比较快的转型升级。

所以总结来说,政府应该想方设法给我们减痛,咱们自己在困难中间也咬咬牙坚持下去,这个阵痛是避免不了的,成就越大、阵痛越大,政府要减痛。

同时,也不要一味的以保护实体经济为理由,而把资本的力量扔掉忘记了。

复旦金融与投资总裁班